躺著、看著、想著,
在天際雲遊,那是翩翩的自在,
再不必停留於的那方、那角,
隨意地望向無際的蘭陽平原,
愉悅的心是無攔阻的逍遙,
深刻的美,不會在風光中駐足,
只會靜默的停留在心中,
猶如那不期而遇的神龜戴帽一般。